员工风采
你的位置:首页 >> 员工风采  员工风采
情怀与纸张
来源:第三巴士公司徐燕雯 | 发布时间:2019/9/3 15:58:04 | 浏览次数:

    记事后听闻,我周岁那年抓阄时攥着一本书不愿松手,冥冥中察觉到了与阅读的不解之缘,从此书籍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,与我形影不离。

在我开始逐渐识字的幼儿园期间,我总嚷嚷着让母亲给我讲故事。母亲从来都尽力满足我的恳求,在枕边昏黄的灯光下,她手捧着《伊索寓言》,为我讲述着驴子与青蛙的故事,引导我正确面对挫折;母亲抑或捧着《格林童话》,声情并茂地和我诉说白雪公主的遭遇,使我懂得不要轻信他人言语。

上小学那会儿,每天放学后我都会来到校门正对的书店,和杨红樱、郑渊洁、曹文轩等人的作品打交道。选好书后,我会找一个安逸的角落津津有味地读着,直到父亲或母亲下班后来接我回家。也许是出于对纸上世界的眷恋,当父母出现在面前打断了我的阅读时,我会失落啜泣,以至不肯回家。我善解人意的父亲母亲,帮我办理了书店的会员卡,让我得以借阅想看的书籍,等读完了再换下一本。日复一日,文字在我的脑海前赴后继。

踏入初中的门槛后,我对书籍的渴望愈发强烈。我不再只钟情单纯的记叙文,也开始涉足散文、诗歌、戏剧、评论等文体。纪伯伦的《先知》、鲁迅的《且介亭杂文》、萧红的《呼兰河传》、池莉的《看麦娘》……全是我多年来的挚爱。

上大专的时候,我仍放不下形形色色的书刊杂志。偶尔上课时,我也会偷偷从包里掏出简媜的《水问》,对其“生活是一个刽子手,刀刃上没有明天”的名句拍案叫绝。哪怕班主任从我背后悄然而至,发现我并没有专心功课,当堂对我一顿喝斥,我也乐此不疲。

后来一边在公交实习一边继续本科学习,图书馆成了我的宝地,一有空闲我就往那儿蹿。这里的图书资源果然浩瀚,林林总总,让我目不暇接。我大把大把的时光泡在了图书馆,在知识的海域里游曳,一本书接一本地啃食,深知这就是无上的幸福。

余秋雨先生在《文化苦旅》中曾有过这样的表述: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两者关系如何?”这是我碰到最多的提问,我回答,“没有两者。路,就是书。”

之于我,书籍不是一蔬一饭,亦不是带给我拯救世界的英雄梦想。它是一种信念,是使我甘做为追求美好生活赴死的勇士,而非市井小民的执着。它不仅使我开眼看世界,也在我疲乏之时,给了我可贵的休憩场所。

工作后,我带着书籍,朝接下来的人生道路继续出发。不论前方是坦途还是惊涛骇浪,只要生命不息,我惟愿步履不停。

 
 
 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 上一篇:暖男戴秀昌
 下一篇:杨柳依依